子渔

废片,一图流……

雨过天晴,捧牠出来放个风。结果甩我一脸这表情,当真跟谁像谁唛?唉,人也好鱼也罢,要学会放松,要四大皆空,呵呵……

半夜逗大圣玩……

老子今天不上班,巴适得板……. // 每天都浇花喂鱼,但还是慢下来的时候最享受,可以嗨也可以时光慢。

一个人回转街角,唱一首老老的歌,《夜梦怀抱》……

夜里,皓月当空,繁星点点。一人独立窗前,不禁浮想联翩。当年某也曾是风华少年,胸中有丘壑,挑灯夜读书,月半还高歌……然并卵,最后的最后还是输给了时间。当激情不再,各种天灾人祸纷至沓来,一枚逗逼Loser还拖沓的懒汉必然全无招架之力。真的,懒到了一定境界,宅到了一定程度,自己都会觉得可以去死了的说。可要命的是,我……怕……死……呵呵。

如果只活到七十岁,那么也将要渡过一半之人生,依然茕茕孑立,一事无成。

如果我曾经努力坚持,如果我一直乐观洒脱,如果我始终善待情义……

可世间只有因果没有如果,还有眼前这分月色朦胧。

于是,变化莫须有,剩我踌躇。

嘿,拍什么呢?

有些浅浅的欲望和惊喜,随心晴飘忽不定,却又甘之如饴。

夜半无聊。一个人,一条鱼……

会唱这首歌的人,你们都老了,呵呵……

这其实和早上的豆花饭一样,呵呵……